腾讯科技 莫辰 7月29日报道

Zynga的马克·平卡斯这两天不太开心。

这家硅谷热宠因2009年推出农场游戏而一举成名,如今却心焦气喘。自今年七月初开始Zynga股价便一直在5美元低位徘徊,而仅在半年多前的IPO中,发行价10美元曾在一夜之间造就了18位千万富翁。本周发布的新一季度财报更是“在伤口上撒盐”,净亏损2281万美元的消息甫一发布,当日盘后Zynga股价便暴跌38%,创下了上市以来新低。

有分析师甚至惊呼:“这是一场灾难!Zynga过去的辉煌越来越像是昙花一现。”

Zygna的

Zynga第二季度业绩情况

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这个昔日的宠儿成为了弃儿?

2007年1月,这家只有3位员工、名不见经传的小型电子游戏公司在美国旧金山成立。谁也没有想到,接下来的4年,它经历了火箭般的增长——雇员从3个增长到超过2000个,用户遍布全球166个国家。在工作环境本就十分恶劣的游戏产业,Zynga一直都以工作压力大而“闻名”业界,对速度的强调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员工将公司的这种工作效率戏称为“Zynga速度”。

然而,伴随Zynga五年的不只有机遇和欢呼,连创始人平卡斯自己都不得不承认,“鉴于Facebook网页平台上更困难的环境,新游戏跳票、现有游戏业务快速下滑以及《你画我猜》预期的下调,我们决定下调业绩预期。”

这一切都不是一场梦,对于Zynga不长的历史来说,这五年已让它越来越积重难返。

“长尾”的迷局

Zynga的成功是如此迅速。它不是Facebook上唯一体会到社交游戏好处的开发商,却是动作最快的。2007年9月上线的《德州扑克》(Texas Hold’em Poker)给Zynga带来了现金流,也为后续游戏开发累积了第一桶金。在之后的数年时间里,Zynga又接连发布60多款游戏应用,其中一些游戏应用还扩展到Google+、MySpace和Yahoo!等其他平台上。在Facebook应用排行榜前10位中,CityVille、CastleVille、FarmVille、Texas HoldEm Poke以及Words With Friends一度长期雄踞了前五名。

在最新的财报中,Zynga强调称,上一季度其每日活跃用户已达7200万,较之去年同期的5900万有了大幅增长。然而,事实上,这一数字却是包含了最新收购的OMGPop以及其旗下热门游戏Draw Something的用户数。来自美国投资公司Sterne Agee分析师阿文德·巴蒂亚(Arvind Bhatia)的统计数字显示,排行前四名的热门游戏占据了Zynga第一季度72%的营收,而这四个游戏的每日活跃用户数在今年上半年已大跌近半。此外,数据追踪服务Appdata.com的数据显示,7月份,贡献了Zynga公司29%营收的游戏《Farmville》的玩家数量已从3月的8000万暴跌至2000万。

与此同时,就在Zynga即将公布第二季度财报之际,美国券商Cowen & Company分析师道格·克鲁兹Doug Creutz指出,350万DAU(每日活跃用户)这一数据是所有社交游戏用户的重要临界值,包括《CityVille》和《FarmVille》在内的Zynga前10大热门游戏中有8个的DAU都开始下滑到这个水平线之下,这意味着Zynga收益也将明显下跌。

Zygna的

Zynga前四大游戏上半年每日活跃用户数跌去近半

反观国内网游市场, 2007年以前,中国网络游戏是大作的天下,无论盛大的《传奇》、网易的《西游》、九城的《魔兽》、巨人的《征途》都是如此,“大作”有多大?大到足以送一个公司到纳斯达克上市。然而,时至今日,网游市场早已不是传统观念里的受众,Zynga风潮下网页游戏和社交游戏的出现,让网游成为了每个网民都能参与的事情,与之相伴的是,用户的多样性也带来了对网游的多元化需求,很难再会有一款网游可以支撑整个公司的长期生存。网游公司开始试图将目光从“大热门”转向“长尾”,以期缓解公司业绩长期增长迟缓的困局。

而此种生态大环境下的Zynga,却面临着丢了西瓜也丢了芝麻的尴尬局面。Zynga一直以来都是利用自己现有的游戏组合帮助驱动新游戏的增长。现有游戏组合的相对价值持续下滑,迫使其更多地依赖新游戏来驱动增长。由于Zynga所有作品的商业模式基本相同,即便是最忠实的玩家也会步入再无法被这类游戏所吸引的临界值。因此,尽管《The Ville》和《Bubble Safari》这2款新游戏日活跃用户数都超过600万,但用户对Zynga许多其他新游戏并不买账。而一些新游戏的延迟开发,以及网络平台日趋激烈的竞争态势更是使之雪上加霜。投资银行Piper Jaffray分析师迈克尔·奥尔森(Michael Olson)在投资者报告中强调,当前影响Zynga股价表现的因素之一,是“投资人对当前和未来的产品线不兴奋。”

有趣的是,在用户不断流失的情况下,Zynga甚至决定把业务的视线转移到现金赌博游戏上。

巨人肩膀上的矮子

平台之上寄生的强者,一旦独立生存却是虚弱的。即便Zynga已经非常强大,但是也不得不和Facebook签订城下之盟,将30%的虚拟产品销售交给这个平台商,反之用户流量就会面临巨大的冲击。Zynga本身也希望建设数据中心,减弱对亚马逊云计算的依赖,但是对Facebook却不得不签署了多个独家使用协议。知名投行Piper Jaffray的分析师称,“传统的Facebook原本是扮Zynga奠基石的作用的,但却在不断增加其弱势”。

这就是Zynga目前最难以承受的痛,甚至可以说Zynga就是Facebook外包的游戏部门。

Zynga的飞速成长很大程度上得益于Facebook庞大的用户数量和关系图谱,其多款游戏都在Facebook上运行,这些游戏多数都免费。Zynga的业务营收主要来自于玩家在游戏中购买的虚拟游戏产品等,在此过程中,Facebook帮助Zynga处理支付问题,并从此过程中分得30%的收成。数据显示,Zynga大约有92%营收来自Facebook。因此,一旦Facebook增速放缓,或者出台任何新政策,Zynga都难以承受。

事实上,Facebook也确实这样下手了。Facebook收取Zynga虚拟物品收入的三成,是其除了广告之外的主要收入来源。随着Zynga的膨胀,这种过于“亲密”的合作关系对于Facebook来说已经逐渐成为一种潜在隐患,Facebook也在努力减少这种威胁。最新的举动是,Facebook对用户在网站平台应用中心寻找游戏的方法进行了调整,对新游戏标题进行了优先排列而后置了老款游戏,这直接导致用户不易找到Zynga的经典热门游戏,影响了用户活跃度,也被Zynga指责为“造成公司第二季度盈利下降的主要原因”。统计数据显示,去年第一季度,Facebook总营收中有19%来自于Zynga,而到了今年,这一数字已下降到了15%。

Facebook与Zynga,可以共生,却不能长存。面对这种关系命门的巨大威胁,Zynga终于坐不住了,推出了自有游戏平台Zynga With Friends。该平台采用基于Zynga.com的全新社交方式提供给网络上的所有玩家,这一方式也同时解决了长期以来分散于多平台的玩家无法同步游戏的难题,无论他们来自Facebook、Google+、iOS、Android还是Zynga.com。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仍会是其合作伙伴之一。Zynga游戏制作室总经理曼努埃尔·布朗斯坦(Manuel Bronstein)表示:“我们了解我们的用户,他们无论游戏与否都会花时间在Facebook上。现实要求我们,无论玩家在哪儿都能联系上。

对于Zynga来说,短期内注定是无法摆脱Facebook独立门户了。

攻和守都很难

社交游戏的生命周期到底有多长?业内普遍认为是在6个月左右,通过不断更新游戏内容、道具,完善用户体验,好的游戏或许可多活1~2年。而对于Zynga热门经典游戏来说,目前大多都已深深陷入了“用户疲劳期”,即便是最新涌现的火爆游戏也不能幸免,数月内便可无人问津。Zynga曾在今年3月斥资1.8亿美元收购了火爆一时的《Draw Something》游戏开发商OMGPOP。然而市场调研机构AppData的数据显示,《Draw Something》目前的日活跃用户量仅剩下区区340万,远远低于Zynga收购OMGPOP时的1460万!

Zygna的

《Draw Something》今年4月-5月每日活跃用户趋势图

此外,社交游戏本身的特点决定了其开发门槛较低、开发时间短、易于复制,很难有一家造成垄断,模仿抄袭也成为社交游戏市场的通病,山寨的同类游戏层出不穷很容易造成彼此冲击,实力不济的团队就此殒命也不无常见。譬如国内曾推出“开心农场”的五分钟公司,正如其名,崛起和没落都在一瞬间。

对于用户来说,社交游戏更多是打发碎片化时间的,因此受移动互联网的冲击很大,Zyng此前风靡的重要原因是有Facebook平台的存在,但在手机端目前却没有这么一个平台。Zynga在移动应用方面几乎毫无建树,和其他游戏公司相比也并没有太强的优势。当然,Zynga已经充分意识到这种威胁,在其S-1文件中已将EA、迪士尼、移动游戏开发商Rivio以及其他企业都列为竞争对手。 Zynga指出,包括亚马逊、谷歌、雅虎,甚至Facebook这些尚未开发社交游戏的企业,今后也有可能进军这一领域。相比Zynga,这些公司的知名度更高,平台更为广阔,自主开发或是采取收购的方式打入社交游戏市场,亦非难事。

对于Zynga来说,攻和守都很难。

Piper Jaffray分析师在谈到Zynga新一季度财报时表示,“在Zynga向移动领域扩张的同时,传统的Facebook游戏业务本应成为Zynga运营的基石,但目前这部分业务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 随着社交游戏逐步过渡至平板电脑和手机等移动平台,Zynga的Facebook用户流失势必也会变得越来越严重,如此说来,Zynga也算是平台过渡期的受害者。

好的消息是,平卡斯近日在《财富》杂志举办的一个科技产业大会上透露,Zynga包括《FarmVille》在内的一些最成熟的游戏,平均每名智能手机用户带来的营收已经超过Facebook网络平台。

不确定,或许是所有人对Zynga最确定的感受。

本文版权归腾讯公司所有,未经腾讯公司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
返回顶部
  • 疑问:
    昔日的宠儿成为了弃儿?
  • 解读:
    伴随Zynga五年的不只有机遇和欢呼,连创始人平卡斯自己都不得不承认,“鉴于Facebook网页平台上更困难的环境,新游戏跳票、现有游戏业务快速下滑以及《你画我猜》预期的下调,我们决定下调业绩预期。”
  • 疑问:
    社交游戏的生命周期到底有多长?
  • 解读:
    业内普遍认为是在6个月左右,通过不断更新游戏内容、道具,完善用户体验,好的游戏或许可多活1~2年。而对于Zynga热门经典游戏来说,目前大多都已深深陷入了“用户疲劳期”,即便是最新涌现的火爆游戏也不能幸免,数月内便可无人问津。Zynga曾在今年3月斥资1.8亿美元收购了火爆一时的《Draw Something》游戏开发商OMGPOP。然而市场调研机构AppData的数据显示,《Draw Something》目前的日活跃用户量仅剩下区区340万,远远低于Zynga收购OMGPOP时的1460万!
  • TMT解码:系腾讯科技频道鼎力打造深度报道栏目,力求过滤信息干扰,还原科技事件和趋势背后的本源力量。
  • 我们坚持:
  • 深度:挖掘事件真相,梳理产业大势,探索实践真知;
  • 独家:倾力提供首次进入公众领域的热门科技新闻;
  • 独到:反传统智慧,不人云亦云;化繁为简,走在曲线前面;
  • 权威:小心求证,谨慎思辨;去伪存真,一锤定音。
  • 责任编辑:黄顺芳
  • 设计制作:于春慧 杜连强